嬰孩啼哭的聲音越來越大

隨著這些嬰孩啼哭的聲音越來越大,我的眼前居然看到了更加詭異的壹幕。
 
    只見隨著那些樹上嬰孩的啼哭,他們的皮膚也開始漸漸的碎裂,掉出了壹塊塊的白色肥肉。
 
    這些肥肉再接觸到那些河水之後,竟然生出了無數的蟲卵。蟲卵的長速極快,轉眼間就形成了壹個個形如白蛆的肉蟲。
 
    這些肉蟲更是在肉眼能夠看清的速度中飛速的長大,其速度之快令人發指。
 
    “蟄水鯧。”
 
    我壹見此蟲,腦中立即就知道這是什麽了。

http://www.dkouch.com/legshl

http://www.dkouch.com/twsam

    這種蟄水鯧,乃是壹種微型食肉魚,最長不過壹指,但它們成群結隊之下威力卻不遜於蟻群。
 
    因為這種蟄水鯧壹直生活在地下,所以它們沒有眼睛,只有嘴巴,依靠本能活動。
 
    這種蟄水鯧在西南壹代曾經被人廣泛的捕捉,並且飼養在陵墓之中。
 
    平時如果沒有食物,這些蟄水鯧就會沈睡,依靠些微生物生活,但壹旦被人打擾就會陷入狂暴。
 
    看著這些從嬰孩體內掉下的蟲卵,不用想我也知道,這tm也是痋術,而且是上古道門使用的痋術。
 
    這幫家夥居然用嬰孩做痋術的載體,著實該死。
 
    雖然這些都是非常駭人的痋術,但這中間的絲絲環扣的生存之道卻是令人驚奇。
 
    那嬰妖花藤是依靠河道和嬰孩存活,但嬰孩體內的蟄水鯧卻是依靠吸收嬰妖花藤來存活,這些蟄水鯧還維持了嬰孩的體表。
 
    這種類似循環的飼養方式竟然達到了微妙的平衡。
 
    這種奇異的制作方法不知比那血蟲屍高明多少倍。
 
    雖然心中對這上古道門憤恨不已,但我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壹個生命更加奇妙的地方。
 
    只是這些可憐的孩童竟然會被做成痋術的載體,不免令人希噓。
 
    收回了思緒,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來做感慨,現在的蟄水鯧已經是越積越多,眼看這條河道就要被填滿,我哪裏還敢做太多的停留,連忙捂住了都都的嘴。
 
    現在我們已經無路可走,退回去的話,我們根本不可能從玲瓏之眼哪裏上去,可前進的路卻被這些蟄水鯧給占據。
 
    形勢瞬間變的http://www.dkouch.com/legshl

http://www.dkouch.com/twsam


急了起來。
 
    “歐陽,妳是說這些嬰妖花藤的汁液是制作永生金丹的主要配方?”我大聲的問道。
 
    歐陽松瑞連連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