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哥送的胭脂很漂亮,楚楚很喜歡

表哥送的胭脂很漂亮,楚楚很喜歡。”
  少女的聲音輕柔緩慢,像是柔軟的羽毛滑過人的心弦,帶起壹陣纏綿的漣漪。
  她潔白的貝齒輕輕咬著唇,眼睛卻並不敢看向對面的人,長長地眼睫低垂,落在旁邊的阿菱身上。緊抿的唇角卻泄露了
 
幾絲不安,纖長白皙的手指不安地絞著手中帕子。仿佛因為剛才不得已的說謊而羞愧難當,不知該怎麽辦才好了。
  嚴嘉明看到她嬌弱可憐的模樣,心裏酸澀不已,都是他太魯莽了,也不提前調查壹下,就不分青紅皂白地問責壹番,差
 
點冤枉了楚表妹。
  要不是因為自己,楚表妹也不會因為撒謊而難過了。
  這個傻得可愛的單純姑娘,甚至連說謊都不懂得掩飾自己的表情,不知不覺就泄露了許多破綻。
  ——
  嚴嘉明合起手中的折扇緊緊握在手中,然後他深深吸了壹口氣,忍住想要將表妹擁進懷中的渴望,片刻之後做出了決定
 
  既然楚表妹不願意說,肯定是有什麽難言之隱。他就權當作不知道吧!
  要是楚表妹知道他已經知道了胭脂的事,壹定會很難堪很尷尬,以後只怕都不敢再面對自己了。他怎麽舍得為難楚表妹
 
呢!又怎麽舍得拆穿她脆弱不堪的善意謊言!
  至於這件事,其中肯定是有什麽內情的,他到時候略施手段,說不定能夠從下人那裏套出話來。
  “表妹喜歡就好。”嚴嘉明的聲音輕快,像是有什麽郁氣壹掃而空。
  “表妹還有沒有什麽想要的,我下次再給妳買。”既然那胭脂盒送人了,他就再給表妹補壹份生辰禮物好了。
  嚴嘉明目光溫柔地低下頭,少女姣好的側臉瑩瑩如玉,如同清晨枝頭還帶著露水的白玉蘭,有種出塵脫俗的清純和美麗
 
,仿佛不染壹絲塵埃,讓他的心軟的壹塌糊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