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那盒茗玉齋的胭脂

“楚表妹,上次那盒茗玉齋的胭脂,用的可還好?”嚴嘉明揮開折扇搖了搖,忽然間出聲詢問道。
  齊楚楚下意識地就要回答挺好,話要出口時,忽然頓了壹下。
  他怎麽突然想到關心起這個了?
  齊楚楚眼皮微擡,掃了壹眼對面的人,只見那雙桃花眼中是藏不住的諷刺笑意。
  不,不對。
  這位大少爺陰陽怪氣的態度,還有他古怪的譏諷笑意,都十分不對勁。
  難不成,他知道了……
  ——
  嚴嘉明靜靜地站在樹下,緩緩地搖著折扇,他倒想看看,這位楚表妹會怎麽回答自己。
  出乎他意料的是,對面人並未答話。
  身著藕荷色素面挑線長裙的少女螓首微垂,壹頭烏鴉鴉的青絲好似上好的綢緞,發髻上簪了壹支粉白的桃花,襯得玉面
 
如雪,肌膚瑩潤。
  她盈盈的杏眼中染上壹抹愁緒,泛著淡淡的霧氣,壹雙秀氣的柳眉輕輕蹙起,帶著壹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悲傷。貝齒輕輕
 
咬著唇瓣,似乎有什麽話難以啟齒,紅唇微微張開,話音未出,卻又倔強而固執地緊緊合上。
  那雙水光瀲灩的眼微微擡起,落在他臉上,似有道不盡的千言萬語和數不清的憂傷。可她卻什麽也沒說,只是側身往旁
 
邊看去,柔婉哀傷的目光落在瘦弱的阿菱身上,然後,有些難過地點了點頭。
  ——
  這楚楚動人的模樣看的嚴嘉明心慌不已,恨不能將她抱進懷中好好安慰壹番。
  他就知道,楚表妹壹定是有什麽苦衷的!
  只怕這苦衷與那個體弱多病的阿菱妹妹有關吧。
  要不是形勢所迫,楚表妹怎麽會將他精心準備的生辰禮物送人呢!
  他怎麽可以因為區區壹盒胭脂和凝霜妹妹的壹面之詞,就開始質疑楚表妹的單純呢!他真是太不應該了!
作者有話要說:  五千多字的大肥章哦!四舍五入就是兩章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