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最不喜歡楚姐姐這種嬌弱的樣子了

她最不喜歡楚姐姐這種嬌弱的樣子了,不知道為什麽大家都看不出來,反正她壹看就感覺怪怪的,說不上哪裏不對勁,

 
就是直覺地不喜歡。
  相比之下,她還是更喜歡單純善良的阿菱。
  ——
  日頭西沈,空氣中的暖意也漸漸消散了。
  天氣還有些涼,齊楚楚擔心阿菱在外面呆太久,壹吹冷風身體會受不住,便拉著阿菱同三姑娘和大少爺告辭了。
  臨走前,兩個小家夥還依依不舍地牽著手,定好了下壹次碰面的時間,這才肯分開。
  ——
  西次間靠窗的位置,擺著壹張窄長的榆木書案。
  齊楚楚坐在玫瑰椅上,手裏捧著本有些泛黃的書,書頁上還密密麻麻地寫了筆記。這書是在遙城的時候,教書的女先生
 
送給她的,裏面有很多關於制造香露的方子。前些天制作的桃花香露賣的不錯,難得小賺了壹筆。欣喜之余,她也打算把這
 
樁生意繼續做下去,畢竟實實在在的銀子握在手裏,總是格外讓人有安全感的。
  如今已是暮春,院子裏的桃花都謝的差不多了,她也該換壹種花露方子了。
  只是,換種什麽方子呢?
  齊楚楚翻了好幾頁,都沒找到合心意的。
  有的花兒是侯府沒有的,要做起來太麻煩。有的花又太過珍貴了些,只怕壹瓶花露的價錢還比不上那花兒的價格呢,無
 
疑是虧本的生意了。
  ——
  “姑娘”
  齊楚楚正望著窗外發呆呢,就聽見玉書在外頭喚了壹聲。
  “進來吧。”
  “姑娘,老夫人那邊差人傳話說,讓您過去壹趟。”
  玉書掀了簾子進來,朝她曲膝福了壹禮,輕聲道。
  齊楚楚放下手中的書,轉頭看向玉書,目光有些困惑,“可知道是什麽事?”
  “奴婢不知,那丫鬟只說老夫人想請姑娘們過去說說話。”
  姑娘們?那就是不止她壹個了。
  老夫人平日裏只讓她們早晨去請個安,請完安沒什麽事的話就各自回院子歇息了。
  這會兒都快到晚膳時間了,老夫人怎麽會突然想到找她們說話,還特地派人過來請。
  齊楚楚思忖了壹番,無奈手頭消息太少,她也揣測不出什麽,索性回屋換了身衣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