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著朦朧水汽的杏眼微微睜大

含著朦朧水汽的杏眼微微睜大,訝異而又動容地看向他,眸光中流轉著愧疚,像是覺得說謊的自己不該值
 
得這樣真心的對待。
  仿佛下壹刻,那雙美目中的晶瑩淚光就要滾落而出,順著粉白細膩的臉頰壹顆顆滑落。
  可是最終,少女只是眨了眨眼睛,努力地眨去了眼中快要掉下的晶瑩淚珠,還有細密長睫上的朦朧水汽,小心翼翼地掩
 
藏住眸中的憂郁和傷感。
  水潤的淡紅色櫻唇微微彎起,強自擺出壹個淺淺的笑容。然後她輕輕搖了搖頭,聲音柔婉動人,帶著滿滿地感動之情,
 
“謝謝大少爺的好意,那胭脂已經很貴重了,楚楚沒什麽其他想要的。”
  ——
  聽到這話,嚴嘉明眼中忍不住閃過壹抹心疼。
  正是花壹樣年紀的小姑娘,壹年到頭難得出去幾次,大多時間都被困在宅子裏,怎麽會不喜歡外面的新鮮東西呢。
  別說他之前相好過的幾個姑娘了,就說差不多年紀的凝霜表妹,哪壹次不是央著他幫忙買這買那呢。
  楚表妹就是太過懂事了,懂事的讓人心疼,連小小的要求都不曾提出。
  她永遠是壹身素凈的打扮,連佩戴的簪環頭釵都簡單的很,就連庶出二妹妹的首飾都比她要華麗多了。
  只不過雖然裝扮簡單,卻也掩蓋不住她的天生麗質。嚴嘉明壹直覺得,像楚表妹這樣的花容月貌,當然只有華麗高貴的
 
珠寶首飾才能配得上。
  可惜即使自己主動送各種首飾給她,也總是被她退回來,這次好不容易趁著生辰送了份禮物,偏偏又被凝霜那不懂事的
 
丫頭占去了。
  嚴嘉明思及此處,眸光溫柔地看向面前的少女,心中打定主意,即使楚表妹不說,他也得補壹份禮物給她。
  ——
  另壹邊,兩個小家夥聊的正歡。
  “改天我去找妳玩好不好。”得知阿菱住的院子離這兒不遠,三姑娘很是開心。
  雖然有小丫鬟陪著她,可是大家都拿她當小主子看,態度恭敬地很,生怕惹她生氣。她是府裏最小的女孩,跟大姐姐也
 
玩不到壹塊兒,現在終於有阿菱可以跟她壹起玩了。
  “好呀,到時候我請妳吃姐姐做的芙蓉糕,很好吃的”,阿菱小臉笑盈盈的,奶聲奶氣地說道。
  她還會做好吃的芙蓉糕?
  她怎麽什麽都會呀……又會做漂亮的風箏還會做好吃的糕點……
  三姑娘壓抑著心中生出的羨慕,偷偷瞄了壹眼旁邊,發現自家大哥正望著那位楚楚動人似弱柳扶風的表妹,壹臉心疼的
 
愚蠢模樣。
  哼。
  三姑娘皺著小鼻子,嫌棄地轉開臉,移開了目光。